今天是:2021年08月05日 星期四

lawking.com.cn

北京律师在线

借款合同纠纷
擅长借款合同纠纷律师,北京金融律师为您提供金融借贷,同业借贷,民间借贷等法律咨询,法律顾问服务,为您代理借款合同纠纷调解,协调,代理您起诉,...
法律咨询服务
上门找律师法律咨询既费钱又费时,打广告电话法律咨询担心被忽悠,北京律师在线咨询,知名北京律师解答您的咨询,既便宜又省时,何不试试?!想要“在...
聘请律师
您想请律师代写起诉状、答辩状、上诉状吗?您想请律师审查,起草合同、章程,股东协议吗?您想请律师调查取证,出庭辩护吗?北京律师在线为您服务。有意者,请登...

最高院最新判例:即便民间借贷利率已达到上限,合同约定的律师费也可要求借款人另行承担

时间:2021年06月03日 来源:今日法学评论 作者: 浏览次数:138   收藏[0]

  【裁判要旨】依据《民间借贷司法解释》第三十条关于“出借人与借款人既约定了逾期利率,又约定了违约金或者其他费用,出借人可以选择主张逾期利息、违约金或者其他费用,也可以一并主张,但总计超过年利率24%的部分,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的规定,“其他费用”在性质上属于借款人为获得借款支付的成本或支出。而律师费等实现债权的费用系因借款人未按照约定偿还借款,导致债权人产生的费用支出和损失,非债权人基于借款合同所直接获得的金钱利益,不属于该条所规定“其他费用”的范围。


  解读:意味着即便民间借贷利率已达到上限,合同约定的律师费也可要求借款人另行承担。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21)最高法民申1140号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系再审审查案件,应当依据再审申请人的申请再审事由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的规定进行审查。经审查,王长生的再审事由均不成立,理由如下:


  一、关于王长生在申请再审程序中提交的新证据是否足以推翻原审判决的问题。经审查,王长生提交的五份证据均系在原审庭审结束前已经存在,其逾期提交的理由为“因误做其他用途遗漏提供”,不属于因客观原因无法取得或者在规定的期限内不能提供的证据。此外,王长生提交的证据均为复印件,证明力较低,无法证明案件基本事实,无法推翻原审判决依据各方当事人在原审诉讼中的举证质证情况认定的事实,且上述证据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八十八条规定的新证据情形。故王长生的该项再审请求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项规定的再审情形,本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王长生2014年6月5日转账给汤雷军的2700000元是否属于归还的借款本息的问题。在原审中,王长生主张与汤雷军2014年6月5日至2014年6月7日之间的汇款是为了形成借款合同而制造的虚假流水,与王长生申请再审中主张2014年6月5日转账给汤雷军的2700000元是归还本案所涉借款的理由前后矛盾。王长生未能提供新的证据推翻其在原审中的陈述。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八条第二款关于“对一方当事人为反驳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所主张事实而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认为待证事实真伪不明的,应当认定该事实不存在”的规定,王长生2014年6月5日是否偿还案涉本息2700000元的待证事实真伪不明,王长生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故对王长生关于2014年6月5日转账给汤雷军的2700000元是归还案涉借款本息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三、关于王长生转给王钧的款项是否属于归还的借款本息的问题。在原审中,王长生主张转账给王钧的款项是偿还汤雷军的借款本息,汤雷军对此不认可,王钧在原审中出庭作证称王长生给付的款项不是偿还汤雷军的借款。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的规定,王长生未能提供证据证实给付王钧款项与偿还汤雷军借款本息的关联性,无法证实其主张成立,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故对王长生关于转给王钧的款项是归还本案借款本息并应抵扣本金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四、关于律师费530000元是否应由王长生承担的问题。王长生未提交足以证明汤雷军是职业放贷人的证据,故对王长生据此认为借款合同无效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条关于“出借人与借款人既约定了逾期利率,又约定了违约金或者其他费用,出借人可以选择主张逾期利息、违约金或者其他费用,也可以一并主张,但总计超过年利率24%的部分,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的规定,其他费用在性质上属于借款人为获得借款支付的成本或支出。而律师费等实现债权的费用系因借款人未按照约定偿还借款,导致债权人产生的费用支出和损失,非债权人基于借款合同所直接获得的金钱利益,不属于其他费用的范围。故原判决依据借款合同约定认为王长生应承担律师费530000元,不存在适用法律错误的情形。


  综上,王长生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项、第(二)项、第(六)项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王长生的再审申请。


  审   判   长  何   波


  审   判   员  徐   霖


  审   判   员  张   梅


  二〇二一年四月二十一日


  法 官 助 理    佟锡尧


  书   记   员    王伟明